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沪上小红楼权色之下的触目惊心
发布日期:2022-01-14 08:3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初,随着一桩大案的尘埃落定,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映入眼帘。

  这幢楼的第一层为极浅的赭红色,二层及以上,为黄色。上海人将这幢楼,形象地称为:“红楼”。

  一个来自江苏泰兴的小裁缝在上海组织卖淫起家,他逼20名女子当13名“大人”的后宫,最终靠性贿赂走上人生巅峰后。

  1973年,赵富强的出生在江苏泰兴农村,80年代中期,初中还没毕业的赵富强辗转江苏、上海等地一边打工当学徒一边学习裁缝技术。

  随着时间推移,他拿回家里的钱越来越多,先是重建老宅,尔后装路灯、接济村民、修路,每次回家阵仗也越来越大,开几辆豪车摆道,带几名面容姣好的女伴。

  有知情人表示,村里人都知道赵富强发迹后的钱来的不干净,但“人家有本事”,还乐善好施。

  2000年,刚到上海闯荡的赵富强还是一个小裁缝,为了最快地抓住最赚钱的行业,立足上海滩,他走了一条一本万利的捷径:皮肉生意。

  时至今日,这个行业已经被各种好听的词汇所取代,运营也越来越“正规”,但赵富强依然延续了最古老的法则。

  他最早推下海的“小姐”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婆,然后通过老婆结识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妹。

  在那个PUA还没有流行的年代,赵富强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刚刚进城的少女们讲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献身赚钱”,实现人生价值的故事。

  对于不相信的,他会将她们强暴、殴打、拿裸照和视频威胁,甚至在她们的隐私部位刺上“赵富强专用”。

  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小姐,他又租了两个小门面,开了两间发廊,一个叫“旺盛美发店”,一个叫“双双美发店”。

  赵富强也开始转入商铺租赁生意,他从就近的杨浦区门面房入手,靠着豢养的打手,没花一分钱,控制了杨浦区的1000多家门面房。

  2014年,赵富强买下了距离“旺盛美发店”和“双双美发店”不到两公里的杨浦区“许昌路632号”,铺上了红色的墙砖。

  他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在上海拥有1000多个商铺,创富大厦的控制人,《平安上海》栏目运营人等诸多头衔的成功商人。

  此后,他频频邀请各级官员、名流在创富大厦里消费,然后拍下视频,以此威胁。

  公司破产并不意味着麻烦结束,父亲身上的官司迫使她急需找个工作维持生计并支付高昂的诉讼费。

  与此同时,注资上海万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赵富强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运营权,他吩咐助理杨凯发布节目运营的招聘信息。

  这份工作解决了陈倩的燃眉之急,经过赵富强单独面试后她顺利入职“上海汇吃汇喝美食城”。

  大楼日常人员流动频繁,隔三差五有政商界官员干部来访,因此戒备森严,门口有做保安,内部每个角落均布有摄像头,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相应门禁卡才能打开。

  陈倩接待的领导,和她一起工作的同事们,都会认真夸奖赵富强“人傻钱多”,“是个大善人”。

  入职第一个月,陈倩还陪同赵富强回江苏泰兴,参观他为家乡捐赠的一条三车道马路“富强路”。

  她相信了赵富强编织的美好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他布下的网,也到了收割的时候。

  这时她才明白赵富强是如何发家,小红楼里来往的达官贵人又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用性爱视频和大额欠条做威胁,赵富强要求陈倩履行“女朋友”的义务,成为他生意的垫脚石,也就是为他结交的官员、国企干部等提供性服务,送大额红包陪吃陪喝陪睡。

  直到2017年底,赵富强用过肩摔等方式对陈倩殴打一小时再强奸后,又让陈倩去领点补偿费,去银行取款的陈倩才找到机会拜托银行柜员报警。

  据财新报道,当时陈倩身带淤青在杨浦区平凉路派出所等候,警察没有进行验伤、笔录等基本报案程序,还劝说她“这也不严重,而且跟着赵富强不是挺好的吗?”六小时后,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

  与此同时,赵富强决定要用绳子拴住她。事后陈倩向记者描述,“被拘禁期间,我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之后被戴上眼罩送到某个私人诊所取卵,没有注射止疼药。”

  这次取卵对陈倩造成严重的腹腔积水,住院一个月才治好,与此同时她失去了生育能力。

  后来陈倩得知,这不是赵富强第一次“杀鸡取卵”,被代孕的女人至少有三个,包括她在内两人都无法再拥有自己的孩子。

  她告诉财新记者,当初从她投递简历开始就已经被筛选作为“公关部”的新羊羔候选,招聘只是幌子,目的是寻找方便控制的免费小姐。

  这是赵富强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既可以卖卵赚钱,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她们。

  诊所里的陈倩,因为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患上了严重的腹腔积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陪喝一壶酒奖励500元,能够陪领导唱歌的奖励600元,边唱边跳的奖励900元,陪睡一晚奖励7000元到1万元不等。

  饭局之外,赵富强还组织官员与女性周末出游并发生性关系。相关材料显示,安排出游前,赵富强和这些女孩会在微信群内讨论参加人员,参考酒量、形象等标准,并避开陪侍人员的生理期。

  此外,他指使林某在上海大连路开了一家名为“潇戈“的舞蹈学校,成为另一处性贿赂会所。

  故事的转折点是,有上海户口的女孩崔茜,被赵富强“提拔”为经理人,两个人还结了婚,领证的那种。

  2017年,在这个舞蹈学校,崔茜被赵富强暴力取卵,患上了重度抑郁、焦虑症。

  2017年底,崔茜趁机逃离了小红楼,但赵富强发现后,马上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崔茜的裸照,扬言要把她关到江苏老家。

  2018年11月,崔茜母女向上海市纪委进行第一次举报,“控告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但举报信没有引起重视。

  2019年初,崔茜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这才以“强奸案”立案。

  崔茜也豁了出去,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

  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赵富强的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经过上海高院终审,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背后13名官员、国企干部落马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

  耐人寻味的是,这个圈禁性奴的场所,距离杨浦区政府,只有200多米的距离,可谓近在咫尺!

  而就是中国最发达的上海市,就在上海市杨浦区政府鼻子底下,一个恶魔般的故事,就这样持续上演了多年。

  而只有小学学历的赵富强冷血、贪婪,在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后,用更加高阶的资本运作手法获取更多的财富,他与地方官员的权色交易权钱交易,同时得到他们的保护和纵容,赢得更高的社会地位。

  这些地方官员都是赵富强的共犯,他们的罪,一点也不比赵富强轻,他们比赵富强更严重。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