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住一次酒店究竟有多少“小眼睛”在盯着我们?
发布日期:2022-01-23 11:2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两天,B站up主“扒妹儿无聊的朋友们”发布了一则潜入偷拍组织的视频,引起了一波不小的热议。

  她先是在社交平台搜索了几个关键词,就顺利加入了数个偷拍群聊,然后看到了群里海量的偷拍视频,包括正在上厕所的、洗澡的、换衣服的和各种亲密视频。

  为了打入敌人内部,up主又找到了一个卖摄像头的店主,问“有没有能放在厕所拍的”,卖家就一股脑给她介绍了马桶刷、垃圾桶、香薰盒、洗面奶、洁厕灵等等形态的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头泛滥的当下,人们被偷窥的风险似乎无处不在,头相关的偷拍乱象更是屡禁不止。

  在扒妹儿这则引爆舆论的视频放出来不久前,“湖南一酒店多房间藏有摄像头”的新闻的余波似乎还未散去。

  今年10月7日,湖南的唐女士到郴州出差,下榻了当地一家国际大酒店1711号房间,准备休息时突然发现正对着床的插座内有些异样。

  随后酒店又给唐女士调换到1311房间,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随机更换的房间内,在同样位置竟然也有一只隐蔽的“眼睛”。

  虽然目前此事已立案,警方也介入进行调查。但屡屡曝光的偷拍事件,已经引起了群众尤其是广大女性的恐慌。

  就比如说下图中的这部手机,经过改装,除了手机自带的前后置摄像头之外,手机的扬声器孔还藏着一个更加隐蔽的摄像头。拍摄时在摄像机界面切换摄像头,就可以切到头,进行拍摄。

  即使是在息屏状态下,手机看似随意放在桌上,实则暗中运行偷拍,甚至还可以远程操控,将偷拍的视频上传和下载。

  把手机放在桌上,甚至拿它上厕所玩,压根不会想到它的底部扬声器或者耳机孔就在偷拍你;在大街上,你得小心身边人群中可能的盗摄者,他们有可能会用这种改装过的手机偷拍你的隐私部位。

  一个放在桌子上普普通通的路由器,也很有可能安插有头。一些不法分子会在外壳上多打一个孔把摄像头放进去。为了避免人们怀疑,有些还印刷了字母 T,使其看起来像某种指示灯。

  还有下图这款电子时钟,堪称极为隐蔽的一种偷拍设备。因为电子钟面板是反光的,所以隐蔽其中的摄像头从外表上很难发现。

  摄像头内部发光功能被面板挡住,只有首先关闭闹钟的电源,然后主动打光,才可以发现隐藏的摄像头在左侧。

  还有下图这款售价580元的空气清新剂,看起来平平无奇跟平时卖几块钱的清新剂别无二致,实则暗藏玄机。

  仔细看清新剂包装盒上的条形码下方,会发现有个小圆孔,这里面放的就是摄像头。

  以及充电宝、汽车钥匙、打火机、纸巾盒、胸针、化妆镜、墨镜等各种便携物品和生活物品,都有可能被装上摄像头对准你。

  甚至还有卖家提供定制服务,比如偷拍鞋,根据买家需求在鞋子上装好摄像头后邮寄送达。

  大部分的头,通过在黑暗环境下观察,是可以发现有亮灯和闪灯情况。但是由于技术的进步,有些摄像头已经具备隐藏发光功能,在黑暗环境下也无法发现了。

  对比可以发现,这些监控装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太会伪装,就像周星驰电影里说的:你看它是个剃须刀,其实它是个风筒。

  那有人可能会想,外面到处摄像头太危险,所以只要不出门摄像头就拍不到自己,是不是就安全了?

  那你还是太单纯了。犯罪分子猖狂到了什么地步?除了酒店、民宿和商场试衣间这些比较开放的空间,不法分子还把目光投向市面上的出租房、合租公寓,甚至很多新房也可能出现摄像头。

  因为头很容易买到,只需把它随意布置一下就可以放到他们想放的任何地方,从而满足个人的私欲。

  2019年某中介出租房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时一对情侣在出租屋内的衣柜取物时,发现一头被安放在衣柜内,摄像头的一端正对着床铺。

  另外现在有很多家庭都会安装摄像头,一来随时观看家里孩子、老人的情况,二来出远门的时候可以观察是否有小偷出入。

  但这些摄像头也不安全,随随便便都有可能被黑客破解,然后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反过来被这些软件的使用者用来偷窥和监视。

  有些变态为了达到偷窥目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生活中每一件常用的物品,都可以成为他们偷窥的工具。

  夹在画的暗处的摄像头;伪装成电子钟、影碟机的摄像头;墙上挖个洞,用墙纸遮住的摄像头;装在电视音响外壳后的摄像头,不仔细看绝对会以为是普通的破损;镜子看似安全,但其实是可以从背面看到人的双面镜,在背后贴上了摄像头;桌上的一瓶水,甚至也成为了作案工具......

  在这些泛滥的头之下,我们的隐私似乎变得无处可藏,但是不法分子却正从中牟取着暴利。

  因为它的制作门槛低,加工简单,像公安机关前期收缴的头,有相当部分其实就出自手工作坊。这样的低门槛,为不法分子“入行”提供了可能。

  手工作坊制作出来的头,摄像头、电池、网络发射器等基本组件的成本不过几十元,但最终价格往往500元以上甚至千元,利润极为可观。

  广东东莞陈某开店10个月以来,光是通过网络和个人微信向全国各地销售各式各样的微型摄像头,所获的销售额就高达130万余元。

  现在随着国家管控逐渐严格,很多购物网站上的店铺将相关商品下架了,但会将顾客“引流”到微信上面沟通,通过微信付款来派发订单。

  将购买摄像头隐蔽安装到酒店、试衣间等地的犯罪团伙,主要靠偷拍的视频进行盈利,他们会把海量的偷拍视频卖给个人或者网站。

  在名为“XX影院”“播播XX”等多家网站上,有大量视频是在酒店、公共卫生间和出租房内,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得来,画面清晰可见房间内所有细节,甚至视频里的当事人画面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时间从几分钟到一小时不等。

  而根据偷拍视频是否有水印、清晰度、拍摄时间段等,收购价格在2到5元不等。

  “收片”的价格虽然看起来低廉,但因为市场庞大,“买片”的人很多,一份资源会卖给多个下家,卖100次就是200至500元一部,更何况一部摄像头拍下来的可不仅仅是一部片子......

  另外还有部分网站会进一步利用人们的窥探心理,先是免费放出一些小短片,但是想要观看完整视频,或是下载更多图片,就要开通会员或者充值金币。

  根据某网站为例,根据有效期不同,会员价格从180~4666不等,金币兑换人民币则要1:1兑换。

  不光是网站,在微信、QQ里,也隐藏了很多“分享偷拍资源”的群和微商。有卖家明确表示偷拍的视频单部购买价格9.8元,10部打包48.88元。

  对于不法分子来说,这种贩卖观看权的方式,几乎是没有成本的,但是却能通过层层分销、加价坐收一本万利。

  以“一个头百人在线观看”来计算,这么一个偷拍摄像头一次“开播”很可能带来5、6万元的非法收益,说它一本万利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更不用说还有上游卖器材、教技术以及中、下游代理销售的各种利润,一个庞大的黑色产业链已经形成。

  2013年至2018年间,韩国共收到30000多起使用隐藏式摄像机拍摄的案件报告。2012年至2016年,警方确定了26000人被非法拍摄。2018年,忍无可忍的韩国女性发起数次大规模示威游行,示威群众高举“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的标语牌,愤怒声讨韩国政府在预防偷拍犯罪上的无能。

  而在韩国的售卖偷拍色情视频产业,利润之大,触角之广,技术之复杂,都令人瞠目结舌。

  先说说韩国这个“卖偷拍色情视频”的产业有多挣钱,韩国曾经最大的偷拍视频网站Soranet自1999年创立,网站的服务器一开始位于美国,后来移至荷兰,直到2016年被关闭,17年间积累下了超过100万会员,超过人口的2%,每年能够盈利超过5000万美元。据了解,鼎盛时期,每年的运营管理手续费就超过70万美元。

  这是“行业头部”的吸金能力,那小企业挣不挣钱呢?一样挣钱啊!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3月,韩国有10座城市30家酒店共42间客房被安装了微型无线网络摄像头,且都藏在对准床位的机顶盒、扩音器、吹风机座架等位置,受害者高达1600人。

  不仅如此,这还是一起团伙作案,共4名嫌犯,他们除了装摄像头,还利用酒店的路由器将影像传送至设在美国的6个服务器内,并设置付费观看。

  据警方破案之后统计,短短4个月里,4名嫌犯所建立的偷拍网站就拥有了4099名会员,其中有97人是包月会员,就靠这些买家,4人就非法获利7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41568.62元。

  除了售卖视频以外,盈利方式竟然还有流量变现,也就是出售广告。不消说,同样也有广告从业者在其中为网站和广告主牵线搭桥。这一整条盈利链,完整得让人不敢相信。

  更令人恶心的是,韩国这条产业链上的人员覆盖了许多关键行业。据了解,不少Soranet偷拍者的团队里,就有酒店的服务人员,公共厕所的保洁人员,甚至桑拿房、浴室的工作人员。这种反偷拍的关键岗位上,居然遍布内鬼,更令人绝望的是,这之中许多偷拍者或协助偷拍者本人就是女性。

  韩国国会曾强制要求所有手机摄像头都具有清晰可以听见的巨大快门声音,以限制使用手机偷拍者在人群密集地偷拍女性裙底。但反反偷拍的技术团队很快就开发出了可以静音的应用程序。这波儿真可以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这些非法偷拍的罪犯,甚至还会将偷拍到的不同内容分类发到网站上,标上不同的价格,有时为了卖给韩国以外的客人,他们甚至会给视频加上字幕……

  有人说是司法上对罪行的惩罚不够。不过韩国政府自从2018年爆发大规模游行以来,已经做出了改变,但是成果呢?类似的犯罪依然以惊人的速度增加,这说明只重视惩罚并不能根治问题。

  有国际人权组织认为,韩国警察、检察官以及法官中的女性比例太低,导致执法者无法站在女性的角度思考问题,以至于缺乏对这种犯罪行为受害者的同理心。这家人权组织建议韩国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增加妇女对法律和执法部门、政治代表、公共生活和私营部门的参与。

  然而,如我们所见,韩国最大的偷拍网站的创始人就是女性,在无数偷拍犯罪中,都有女性帮助犯罪实施,这一条看来也不能治本。而且,一名出身富贵、就读名校,之后从事法律工作的女法官,恐怕很难对那些在廉价旅社中被偷拍的普通女性产生共情,这对于她来说,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韩国国内甚至已经开始了对偷拍器械的大排查,政府动员了反偷拍大队,每个月对酒店房间、公共厕所等偷拍高发地段进行扫雷式排查;私人方面,在首尔、庆尚南道等多地,有一些职业相机猎人团队。

  她们手中的红外探测仪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门框、把手、按钮;识别电子设备的监测器像一张无形的网撒遍各个角落,等待着偷拍摄像机无处遁形。

  但是,韩国大约有40000家酒店,相机猎人却只有50人……假设一家酒店拥有30间房间,而检测一个房间大约需要30分钟-1小时,一次完整的排查便至少需要60万个小时,也就是大概68年半的时间。这累死也查不完啊……

  主要问题在于,韩国这条吸金能力超强的罪恶产业链,一直没能得到有效的打击。上游可以无限制条件地购买偷拍摄像头,和买菜一样稀松平常;中游负责在公共浴室、酒店民宿及商场等地实施偷拍;下游通过网站出售偷拍视频……简直无懈可击。

  由此可见,想要打击这种间谍摄像机偷拍犯罪,出重拳打击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摧毁产业链,破坏犯罪分子的吸金能力。

  我国近来在面对酒店房间内暗藏头的案件频发的问题上,就将重点放在了打击黑产上。

  今年5月以来,中央网信办指导各地各平台共处置涉摄像头偷窥黑产有害信息3万余条,处置涉违法交易、传播有害内容的账号5600余个:督促下架“隐秘相机”“隐形拍拍”等偷窥偷拍类App;约谈电商平台督促其下架微型摄像头等偷窥设备。

  虽然还在起步阶段,但如此分别在贩卖摄像头和售卖、散播偷拍视频全链条各环节下手,这是治本的方案。

  严厉处罚+打击产业链,不可偏废,这一记组合拳必须挥下,而且要不断加强,如果不能有效地打击机偷拍色情犯罪,恐怕韩国的今天,便是我们的明天……

  中国青年网:嚣张!一些“头”卖家声称: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英国报姐:央视曝摄像头偷拍恶臭产业链!月入万元无孔不入,国内版N号房就在身边…

Power by DedeCms